阿朝Yuriko

白毛狂热者 宗凛女孩

阿水黄金波霸奶茶 学生党高端奢侈品😂😂😂
最爱夏日的冰激淋红茶💕💕💕

强烈安利明星大侦探!!!
不论是道具还是嘉宾真的棒!节目组特别宠嘉宾 道具组特别用心 比如上次小白许愿三环内的房子 节目组就在小白生日那天送了一个三层蛋糕 一层一环 中间有一个房子 再比如 第一季1998那一期道具组准备了很多童年向的物品
每一期故事全程高能 有笑点有泪点 梗特别多 十分正能量的节目!顺便一提 节目里CP多到飞起 比如双北(何炅撒贝宁)鬼鸥(鬼鬼王鸥)山花(白敬亭魏大勋)还有第四季第一期张医生真的男友力Max!!!
本人心头好:1998的撒鬼、又冲不上的云霄晨鸥、NZND三期的双北
好吧我得承认好几次写文私自夹带了节目里的梗(o'ω'o)

未亡人【2】
接上↑OOC都是我的锅 但是无线网的情况下发布不出去 可能是怕我瞎了你们眼 (瘫)

未亡人【1】
截图再来一遍……
OOC都是我的锅

【幻想通行】第三年的见异思迁⑵

※悄咪咪的改了标题 ;-)

三年前。

上条当麻哼着歌,手里提着超市里贵得要死的精品牛肉和被某人钦点的咖啡,脑子里想着怎么继续讨好家里那位。迈进门,就看见白色的人站在昏暗的灯下。新换的家具被砸的稀巴烂,旁边有一滩未干的红色液体,不知道是血,还是别的什么。
这场面,轻而易举的,让上条当麻之前手上攥紧的购物袋脱落。脑中突然出现“嗡——”的一声。
似乎是意识到有人来到周围,一方通行抬起头幽幽地看了一眼,没有动,过长的刘海遮着好看的眼睛,看上去有些疲惫。
“分开吧。”
声音仿佛一缕风越过了山川跨过了江河,钻入了上条的耳朵,轻微,细小,虚无缥缈。过往的画面一帧一帧的反复在他的脑海里播放,想说什么,嗓子却如同被异物卡住,无法发出任何声音。原本面对危机锻炼出的撒腿就跑,在此刻没有缘由的失灵了。
“再见。”
眼睁睁的看着最后一丝白发在眼前消失。不安与苦涩在胸口化开,每一秒的寂静,都像是惩罚。

十一年前。
九月,史诗级的灾难片“开学”上演——
A大的校门口,早已人山人海。迎新条幅下的上条当麻望着没有尽头的长队,疲惫感骤然席卷全身,“为什么连我也要过来太阳底下帮忙……”
上条当麻,十九岁,一名早已对大学生活失去期待的法律系大二学长。
“果然,把你这个笨蛋扔进人群里,一会就不见了。”茶发女一手掐着腰一手拿着文件夹,无奈的看着同届生的摸鱼。
御坂美琴,十七岁,A大法律特招生,学生会干事。
“御坂?!你不是去学生会拿资料了吗?这么快就回来了……”上条做贼心虚地挠了挠脸颊,他总不能说自己为了阻止蓝发耳环祸害小姑娘跟着出来了。

“喂!你怎么能插队!”
“你谁啊——我他娘的用不着你管闲事!”
“我就管了。你以为学校是你家啊!”
……
…………

不远处传来嘈杂的吵架声,夹杂着难听的脏话。御坂美琴看了一眼上条当麻,朝着他晃晃脑袋,提醒他去拉架。
“哎?”上条活动活动胳膊,认命的叹了口气,“上条先生也想舒舒服服的做文秘工作啊!”
还没走过去,一个熟悉的声音打断了上条的动作。
“谁准你们这群渣滓在这里闹事了?”
一个白色的身影从树上一跃而下,还没看清脸,一本《红与黑》就砸中了闹事者的脑门上。
一方通行,十九岁,挂着学生会干事职位的校霸,出现在学校的概率接近于零。
“Accelerator!!!”
“Accelerator!!!”
“Accelerator!!!”
白色的怪物,被人簇拥着,同样被人惧怕着。欢呼声淹没了上条当麻百转千回咽下的话音,他望着一方通行君临天下的背影,忽然眼前浮现起昏暗的巷口那双像小兽般湿漉漉发亮的眼睛。
“嘭。”
视野之内闹事者正大光明地被瘦弱的人踹翻在地,意料之内的无人阻拦。原因无他,一方通行年少一战成名,仿佛鼻尖又出现了一方通行揍人时的掀起的灰尘和沙砾。A大校园打架斗殴少的可怜,基本上多亏了他的存在。
“什么啊,原来你也在。”一方通行捡起了地上被遗忘已久的书往上条的怀里扔了过去,红色的宝石流转,“下午记得替我还了。”
一方通行,同时也是上条当麻的青梅竹马。
“下午没课,上条先生想好好休息啊!”
刺猬头男生露出一个惨兮兮的表情,很容易让人下意识把他归为被欺负的群体,却不知晓战斗力金字塔顶端的一方通行会惧怕他的拳头。明明面对敌人的时候身体矫健,但面对上条当麻时总会栽跟头,不知道是不是上辈子两个人八字不合。
“那就晚上也留给我。”
A大的No.1当着众人的面留下一句令人遐想的话,加上那雌雄难辨的脸和过长的发,不少人还投去羡慕的眼神。

夜深人静,A大校区附近的高档小区C栋1008室传来了一声代表着控诉的大喊:“不幸啊!——”
历来难学的玩意儿,不是医学就是法律。作为学业水平中下层的上条当麻,无可厚非的被一方通行开了小灶,顺带附赠手刀×N。
“唔,”上条愁眉苦脸的揉着自己的后脑瓜,“一方通行,我严重控诉!你这是屠龙宝刀!”
“本大爷说你是龙!你就是龙。”坐在上条身边的一方通行合上了时不时看上几眼的书,深知好奇心害死猫的上条先生还是不知死活的抻着头把书名看清楚——《圣乔治传说》。
“喂。”一方通行单手支撑着脑袋阻挡了上条继续探究下去的视野,手肘关节处抵在桌面。
为什么不好好坐着,这样会不舒服吧?上条的眉睫微微一紧,又像出现错觉似的变得柔和,不一会儿又露出耐人寻味的眼神。
原因就是瞥见了《圣乔治》旁边的游戏机,莫名的联想到校园论坛里十分火爆的抽卡端游,传闻“害人不浅”。
“想什么呢?”
一个脑瓜嘣弹到了上条的额头,促使他反射的闭上了眼,话都说得含糊不清:“想你……”

“……划出来的关于继承顺位的问题。”上条把平板电脑递了过去,页面是教授群发给学生的案例。
案例中,老公爵被害导致死亡,遗嘱在老公爵在世时已找人公证,房产、字画瓷器、资金,分三份分给了老公爵的年轻夫人、失踪多年的侄子、操劳主事的管家。
一方通行淡淡的看了个大概,事件的过程并不复杂,主要是每个人的立场和身份。
折磨人的法律条文,到一方通行这里,变成了他嘴里的“小儿科”,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根据继承法第一章第七条,继承人有下列行为之一的,丧失继承权:(一)故意杀害被继承人的;(二)为争夺遗产而杀害其他继承人的;(三)遗弃被继承人的,或者虐待被继承人情节严重的;(四)伪造、篡改或者销毁遗嘱,情节严重的。鉴于侄子的身份生前被老公爵承认,做过DNA鉴定,但他故意谋害被继承人的生命安全。所以侄子不能继承家产。”
上条惊讶地睁大了眼睛,他不是第一次见到一方通行强大的记忆力,却每次还是被惊得目瞪口呆。
“你那是什么表情,一副见了鬼的样子。”一方通行端起骨瓷杯,脸上写着“孺子不可教也”。
“只是觉得一方通行你背法律条例的时候挺帅气的。怎么说呢?……像是拯救弱者的HERO。”上条一边说着一边不自觉的扬起一个笑容,话语里每一个字里面都洋溢着自豪感。
“哦?是嘛。”一方通行笑着站起身来,端着骨瓷杯,踩着珊瑚绒的室内拖鞋走向的起居室,在摆放杯子的橱柜里拿出一个马克杯,杯口有一圈细致的百合花纹,杯子壁的右下角贴着一个刺猬的贴画,一看就是某人的专用。很少下厨的一方通行将起居室设计成与餐厅共用的风格,而原本担当着餐厅功用的房间被他改造成专门储藏各类咖啡豆、美酒的地方。
上条穿着客用拖鞋脚步放轻走过起居室,出现在厨房门口,在他的注视下,一方通行顺利的找到橱柜里的奶锅,锅洗净之后牛奶文火慢煮,用筷子顺着一个方向慢慢搅拌,一系列动作一点也不像远庖厨的君子,白炽灯下冷色调的白发一丝一缕都像是带着暖意。

呜呜妈妈我恋爱了。虽然上条当麻很想这样说。

“好恶心,快收起来你的傻笑。”一方通行放下马克杯,脸上嫌弃的意思一分没少。
“OK,OK,一方通行大人。”上条接过杯子就是一口闷,颇有喝酒的气势。牛奶的温度,拿捏的正好,足够让人舒舒服服的喝掉,不烫嘴,不伤害食道。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两个人对课业的案例进行了依次讨论,双方观点不同,几乎等于开了一场小型辩论赛。
好好的一个简答题,愣是做成了论述题。

——
(未完待续)

【幻想通行/重修版】上方夫夫的日常(7-8)

时间线瞎扯 请勿深究

——

#07·过去篇

幕间物语,开启。

Loading……

我确实一度死去,但难以忍受孤独又重返人世。——《百年孤独》

一方通行,何尝不是。

2022年,学园都市统括理事会背着亚雷斯塔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了圣杯战争的资料,为了筛选更为优秀能力者以及更好的控制那些危险因素,特地在新兴的大能力者(Level4)、超能力者(Level5)中进行圣杯战争,且不说这一举动违背了科学侧的原则,还可能会把过去能力者的等级搅和一通。统括理事会的人怕不是脑子被门挤了还是悠闲和平太久了,把已经打算在暗部管理层退休的一方通行叫了回去,说是为了让这场圣杯战争更有趣。

对此,一方通行表示“老婆”孩子热炕头,才不管你弄什么幺蛾子。

“一方通行,我想吃蛋糕……御坂御坂十分诚恳的请求。”

穿着家居服的白发男人拍掉了偷偷打开冰箱门的手,声音坚决:“不可以。”余光瞥见茶发女脸上的可怜兮兮,一方通行幽幽地叹了一声,表面上露出了不耐烦的意思,手上却默默地将方向从下方的冷冻室换成冷藏室拿出一个8寸的奶油蛋糕。

“一方通行,你真是个好人!”来自某个修女和自家孩子的共同致谢。

莫名被发好人卡,让一方通行有些不爽,尤其还是两个小鬼。

就这样,饭后甜点变成了饭前开胃菜。

春日的耶路撒冷,阳光不燥,微风拂面,天空之上飘着几朵洁白如纱的云。由大石块垒筑的高墙之下坐着一位蓄着大胡子的流浪汉,他的面前摆着一个敞开的布包,里面躺着几张皱皱巴巴的纸币和几枚被树缝间的阳光照得闪闪发光的硬币。

周日傍晚,上条当麻回酒店的路上都能看见那位流浪汉——他总是弹着吉他唱着歌,而上条当麻因奔波于拯救世界,压根没时间靠在墙边树荫下悠闲地听他一两首曲子。

“阁下。”

流浪汉对人的称呼仿佛是上个世纪贵族们习惯使用的,上条当麻对此有些新奇。

“您是否即将离开耶路撒冷?”

流浪汉的声音,温柔而恳切,十分动听。

“嗯,我和朋友来度假。”上条当麻双手抄在衣服的口袋里。

“度假”,实则虚之。

若不是有一方通行这个Bug,申请下来的十天假期几乎要扔进文书工作里。

“阁下,请珍惜这段时光。”流浪汉露出了一个笑容,“相遇即是缘分,一首歌送与阁下。”

曲调悠长,轻松欢快,几处起承转合之处透着微不可闻的苍凉,仿佛昭示着这旧吉他的沧海桑田。

一曲终了,流浪汉收起了他的吉他,拍了拍上条当麻的肩膀,“祝你好运,愿上帝保佑你。”

这时,上条当麻才注意到流浪汉帽檐下藏着一双睿智的、翠色的眼,似乎在提醒他注意什么。

果不其然,整装待发准备前往英国的上条当麻一行人在去机场的路上被卷入了一场街头斗殴,并且还很不幸地被一个醉汉用酒瓶子划伤的右臂。伤口很浅,作为学过一段时间医学的一方通行凭着自身的专业技能快速帮上条当麻包扎好伤口,然后三下五除二把那群闹事的小混混送到了有关当局。

与此同时,学园都市乱作一团,统括理事会的人趁着圣杯战争的进行以下犯上,试图推翻亚雷斯塔建立的制度。

伦敦,希斯罗机场,VIP休息室。

“十分抱歉,由于我的管理失误,下属曲解了我的意思。本人再次向各位道歉。”笑眯眯的年轻男人双手一拍,唤出几位端着礼品盒的礼仪小姐,谦逊的样子令人增加几分好感。

“招待不周。请收下。”

话音一落,礼仪小姐面带微笑将放好东西离开,这期间眼观鼻,鼻观心,不敢有丝毫懈怠。

一方通行看着被漂亮的包装吸引了却又不敢擅自打开的两个孩子,在上条之前率先开口:“温斯彻·让,你有什么事情?”

四个人一下飞机就几个五大三粗的保镖“请”到VIP休息室喝茶。起初对方动作粗鲁,礼节不周,于是被一方通行和上条当麻混合双打,老大出场调和。

“阿拉,没想到被Accelerator记住我这等小人物,真是我的荣幸。”坐在一方通行对面的温斯彻忽然被点名,捏着茶杯手柄的手突然停在了半空。

“如果英国黑手党的新继承人也算小人物的话。”一方通行嗤笑对方糟糕透顶的伪装。

“只不过是一面之缘,没想到你还记得。”温斯彻嘴角的笑意加深,继续享受着大吉岭红茶的柔和,丝毫没有被看穿的慌乱。

上条想起在飞机上一方通行事先给他的资料,提醒他注意温斯彻·让,果然西装革履下是个切开黑,怪不得让一方通行厌烦的不断敲桌面。

“受史提尔·马格努斯之托,带各位游伦敦,毕竟他现在还在处刑塔审问犯人。”温斯彻摆摆手,下属递过来一个纸袋,里面放着旅游手册、酒店房卡、车钥匙以及一张英国黑手党专用万能终端。

“不过学园都市的第一位不喜欢被人打扰,所以我等稍后就会退出舞台。祝你们玩的开心。”

然而——

暴雨将至。

(幕间物语,未完待续)

#08·赖床之上条当麻的场合

寒冷冬日,最美妙的地方莫过于暖和的被窝。

“喂,起床了!”一方通行推了推把自己卷成春卷的上条当麻。

“一方通行真是温柔~”茵蒂克丝咬了一口热气腾腾的红豆大福,“绝对不是贬义的。对于赖床的绝、对、要、严、厉、的、惩、罚!”说完,就往上条的被窝里塞进去一双小凉爪子。

“好……凉!!”不幸的上条先生鲤鱼打挺般的起了床。

“茵蒂克丝,为什么把手伸进去!”重新把自己裹成雪人一样的当麻十分生气的发问。

白色的……

上条当麻眨巴眨巴眼,视线从茵蒂克丝为吃大福而占用的双手落到站在床边围着厨房用的围裙双手抱胸的一方通行。

那双凉凉的手,不是她的。

来,一首《凉凉》送给不幸先生。

“你们什么时候进来的?”不幸的上条忽然心虚了起来,他完美的错过了承诺的做早餐的时间,还认错了手。

“这个不重要。赶快穿上衣服。”一方通行说着抱起了身边的茵蒂克丝,带上门去了客厅。

“还有好吃的三明治!!”解决完一个红豆大福的茵蒂克丝大声呼喊空腹的上条。  

“好饱!赞~”来自解决了三个12寸大三明治的上条和茵蒂克丝。

“你们两个难道是难民吗?”一方通行的视线难得的从手上的报纸上离开,几分钟前他已经摘了围裙坐在沙发上悠哉悠哉地喝咖啡。

“因为Berserker做饭超好吃!!”小修女抱着玩偶开心地旋转了几圈。

“是吗?”一方通行翻了一页报纸,脸上露出似有似无的笑容,说不定已经开始考虑用圣杯赋予的能力做些好玩的事情了。

狂阶里面能完整说话、情绪控制得当,还会做家务活的Berserker实属罕见。有时一方通行他都怀疑已经应该是EXTRAS职阶。

“一方,”被饱腹感冲昏头脑的上条先生,不要脸的凑过去小声说,“请给我一个爱的亲亲。”

“为什么?”

“因为我喜欢你啊!”突然打直球的上条当麻掰过一方通行的头,让那鲜红的双眼里底的一丝慌乱毫无掩饰的表现在他的面前。

“哎……”

在像玫瑰花瓣飘散的报纸之下一方通行措不及防的被吻了,他没有推开,反而加深了这个吻。只是有点带着暴力性质,坏心眼地咬破了正在占便宜的当麻先生的嘴唇。

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

茵蒂克丝像是背后被了火箭似的窜了,生怕溜出去玩的时间太短。  

【幻想通行】第三年的见异思迁⑴

※CP:幻想通行
※HE.存在巨型OOC

“阿嚏——”
“当麻,是不是感冒了?最近天气降温,记得保暖啊。”
天气正是乍暖还寒的时候。
不知道「那家伙」会不会注意身体。

“对了,你有没有听说最近很火的一个偶像?”
“啊!你说的是那个总是面露凶相,娱乐圈里的‘暴娇萝莉?’”

上条听闻办公室外其他人的悄悄话,不自觉地停下了手头的文件,疑惑地看向新招来的实习生。
“当麻!当麻!我知道哦~”实习生捧着一杯还没打开的珍珠奶茶,“她们说的是——”

「偶像?!纵火犯?!」
映入眼帘的硕大标题,再加上分析的头头是道的文字后紧跟着的偷拍图片,可谓是十分吸睛了。
上条先生此时五味杂陈,不知如何言表。只能死盯着手里的IPad,反复推敲着新闻里的一字一句恨不得盯出一个洞来。
随后,长叹一声,用事务所的内线电话打给了人事部,把那两个在办公室外嚼舌根的女实习生撵走了。当然他也不是什么恶魔,该发的工资照样给她们。
接着给新闻中的当事人拨过去几通电话,打算了解了解情况,意料之中的没接电话。

随他去吧。
这样想着,上条先生索性瘫在办公椅上,望着天花板出神。

“当麻,下班了哦!我们去楼下吃拉面吧!”
上条艰难的从舒适的办公椅上挪开自己的屁股,拿着办公室的钥匙卡提着包跟着实习生的步伐出了事务所。

不一会儿,两大碗的豚骨拉面上桌。上条摘了鼻梁上的平光眼镜,用纸巾擦去了镜片上的雾气。
明明当初是为了让客户更信任自己,才听了「那家伙」的建议买了眼镜装斯文,没想到养成了一工作就戴眼镜的破习惯。
看着对面以光速消失的拉面,他开始怀疑这个本职是修女的小丫头是被「那家伙」忽悠过来坑他的,毕竟「那家伙」萝莉缘一向不错。
“茵蒂克丝,要加面吗?我和拉面老板还算有点交情,可以免费加面。”
话音一落,换来的是茵蒂克丝的疯狂点头。
“老板,”上条朝着吧台挥手,“加面。”
趁着空闲时间,找出了手提包里搁置已久的文案,签上了字,应承下法律顾问这一职位,算是给学园都市娱乐公司的老总一个答复。

没过多久,上条当麻作为法律顾问被请去了「学园都市」。
看着这栋高耸入云的建筑物,上条整了整领带,跟着作为领路人的结标淡希去了27层。一进会议室就发现领事会的“老古董”们有一半正等着他这位新聘请的律师,几个小时下来,不光问了一堆刁钻的问题,还顺便让他跟着结标淡希去土御门元春那里熟悉了法律上的文件,以及在土御门的提醒下签了保密协议。
别提有多难对付了!谁让律师上条太久没亲自和客户进行唇枪舌剑,差点忘了他的“嘴遁”。开事务所之前他是别家律师事务所搞活动买一送一 ——被送出去的那个;刚开了事务所那几年,什么都得自己弄,东奔西跑,嘴遁技能逐渐Max;直至五年前,接到的工作越来越少,技能越发的退化了。

“?!——”
好巧不巧的,律师上条在一楼电梯口遇见了现在微博热搜的偶像—— 一方通行。尽管眼前的人裹得严严实实,墨镜、口罩、棒球帽,遮脸的东西一样没少,可就凭着肩头粘的一根细长的白发和多年的经验认定了眼前人的身份。惊讶不过几秒钟,两人默契的错开位置,一句话没说。仿佛就是陌生人,谁能猜到这两个人曾经是恋人,快要拿证的那种。

再次见到一方通行,是在隔天晚上的超市打折区。同样全副武装,站在柜台边随意的挑选着饮料,那姿态像是故意在等他。
“呦,一方。”
尽管对方那天明摆着不想搭理他,犹豫再三,还是挥了挥手,勾起一个笑容,推着购物车到了他的面前。
“啧,别笑了,难看死了。”一方通行皱了下眉,往上条的购物车里随手扔了几罐咖啡。
之后,便安安静静的待在上条的身边,没再插一句话,不知不觉,买了两大袋的食材。目前独居的上条当麻先生,可吃不完这些。
“一方,要不要去我家吃火锅?”上条试探性问了一句。
“好。”
被一方通行干净利落的回复吓得杵在原地的上条,此刻慌得一批,他可是抱着对方根本不可能同意的想法来问的啊!虽然两个人没分手,但是!是分居状态啊!!!跟预设答案不一样该怎么破?!
“喂,上条。”一方通行悠闲地打量着眼前的老男孩,除了变得有点胡子拉碴,马上奔三的上条当麻和他印象里的上条当麻,似乎没什么变化。摘了脸上的口罩,怕对方听不清楚又重复了一遍,“带路。”
月色朦胧,夜色撩人。一如他们初见。

“啪”,白炽灯照亮了客厅这不大不小的一方天地。
一方通行盯着上条当麻脚上的兔子拖鞋盯了半天,又瞅了瞅玄关鞋柜里的另一双兔子拖鞋,似乎看到了自己的黑历史在眼前重现,干脆轻装上阵,光着脚丫在手工地毯走。环视一圈,上条家的装潢,一如既往。
从厨房搬厨具到客厅的上条歪头恰巧瞥见灯下的人低着头,过长的白发遮着脸,看不真切他的表情。于是昔日的恋人上条先生自动把一方通行带入可怜兮兮的小动物形象,啥也不管了上去就是抱!恨不得融进骨子里。
面对突如其来的男性荷尔蒙,一方通行上来就是一J脚,奈何被拦腰抱住,反抗效果为零。

这家伙发什么疯?!

“喂。放开我,下三滥!”
最终,第一位言语反抗,宣告失败。原因嘛,他是不会说靠脸吃饭的爱豆是被天敌——友情破颜拳吓到。

哎,都是月亮惹得祸。

——

(未完待续)

自截头像
加滤镜加涂鸦
内含 凛单人  兄弟组 宗凛情头(???)

Free!

P1-2:全员
P3:凛
P4:宗凛
(自截+滤镜 )

诶嘿 (´▽`ʃƪ)运气也太好了叭 居然第一次打就出礼装了 顺便还有圣晶石拿ヾ(≧∪≦*)ノ〃
以及 求!好!友!可怜可怜这个基本上没啥好友的咸鱼吧!
(B服安卓)ID:100,100,494,039